好书荐读更多>>
时间:2015-09-10 17:59:15.0
本书绝不是枯燥的地缘政治论述,也不是全球事务迂回曲...
时间:2015-09-10 17:55:58.0
作为美国最重要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,沈大伟组织了15...
时间:2015-09-10 17:52:02.0
2007-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全球经济一直处于...
时间:2015-05-13 18:00:39.0
《天下归仁》是著名作家、学者王蒙先生最新力作,对儒...
时间:2015-05-13 15:00:18.0
《群山之巅》是著名作家迟子建暌违五年之后,最新长篇...
时间:2015-05-13 15:00:01.0
《翻转世界》的作者尼克·比尔顿身兼《纽约时报》研究...
史杂谈
玫瑰无因由,花开即花开
来源:江宁书香在线   日期:[2016-03-18 10:25:27.0]    浏览:1056次
  

“阅读的意义是什么”算是个问题吗
   
    □陈云昭(江阴图书馆《读读书》编辑)
   
    1.有关阅读的基本问题这该是个问题吗?当有读者朋友这样问我的时候(阅读的意义是什么?),我总是在心里下意识地有这样的疑问。其实,仔细想来,我有这样的疑问,并不是否定这个问题的“真”性,我只是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在被问者那里,而在提问者自己这里。没有人可以从他人那里得到只匹配自己的那个答案。
    但,这似乎也是一个事涉阅读的基本问题。这个问题的答案,虽然在自己这里,但它却是向所有人提出的。尤其是对我们这伙以“蛊惑”他人阅读为职业的人来说,这个问题不但是个基本的问题,也是一个根本的问题。当我们信誓旦旦劝导他人读书的时候,这个人也许会一脸疑惑地问:阅读的意义是什么?注意,这里他问的是“阅读的意义是什么?”,而不是“读书有什么用?”。在我看来这是两个问题。这两个问题回答起来都要十分小心,否则很容易被人猜疑作答者陷入了“自说自话”或者“说教”之中。
    古往今来,很多读书的大人物都对这个问题有过论述。如果我们设想从这些大人物的论述中得到令自己宽慰的答案,那么结果往往令人沮丧。它们普遍是缺乏温度的“教条”,其说教成分要么让人烦腻,要么庸俗。有些答案在今天的阅读语境下,其有效性也十分可疑。(例如: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这个说法如果作为回答今天读者“阅读的意义是什么”的答案,我相信它一定是无效的。所以,请一些单位注意了,当你们往墙上张贴这些劝导读书的“名言”时,一定要审慎)。
    这正应了我开头说的那句话:没有人可以从他人那里得到只匹配自己的那个答案。除此之外,大概还有两点“事实”是我们今天回答那个问题时必须首先考虑到的———
    第一:阅读,作为一项个人权益(选择),在今天已经得到极大的满足,阅读(或曰读书,这两个词在不同语境下词源和词义略有不同。在我的理解中,阅读是一个包含更多“属性”的词,在作为名词时它几乎等同于读书,但在作为动词时,它的对象就不仅仅是书籍;读书,在中文语境下,就包含有相当多的意味,这个词身上负载有“权力”“身份”“文化”等等)变得更日常。所以,在今天如果要去理解“阅读”“阅读的意义”“阅读的作用”,势必要求我们有一个更新的角度(也许是一个更人性的角度)。
    第二:从古至今的那些“阅读”名言,为什么会让今天的读者普遍无感?我想也许不是那些言论的内容出了问题,而是回应(分析)问题的形式“过时”了,并不符合现代读者的情感和理性期待。
    我尝试给出一个自己的答案,对这个答案我并不期待取悦每一个人,我只是试图能让自己觉得接受或者感到有趣。
    2.阅读的工具意义和价值意义
    我想从一段非常日常的对话,给出我对“阅读的意义”的解释———(它出自电视台的两位朋友的日常对话)。
    W:读书的意义是什么?读书难道是为了写书吗?可是写不出来,难道就白读了?
    Z:读书首先能让我们明辨是非,这是最基本的。我们读过奥斯维辛,读过古拉格,就知道什么是恶,至少我们不去做那些恶;我们懂得是非,我们是真理和思想的接受者。读书读到后来能写书,我们就从被动的思想接受者,转变为主动的思想传播者,这是高级的形式。
    需要声明的是,我的解释“工具”也许并不一定能超越我的朋友“Z”的范畴。我只是尽力给出我自己的回答。
    读书的意义是什么?在这里,我们至少可以把“意义”分为两种:工具意义和价值意义。我的这位“Z”朋友,她说到的两点都是从“工具”意义层面的解释。就是通过读书我们能获得什么。在这个层面上,“Z”的回答,其实也可以作为“读书有什么用”的回答。但,我们进一步思考,如果我们不能通过读书获得什么,那是不是阅读对于我们而言就是无意义的呢?当然不是。
    没有作用的阅读,仍然可以具备意义,这就是“价值意义”。价值意义,涉及人的主观判断和自由选择。有的人忙于商业活动,有的人更热衷于旅游。这两种价值哪个是更高的价值,因人因时而异,无法直接比较。但,它们在“价值意义”上大致是相等的。不同的人,不同的时段,所选择的这两个事项,都是有价值意义的。回到阅读的“价值意义”上,阅读,首先作为一项自由选择的个人行为,其本身就是有意义的。在同一时段里,你没有选择去打麻将、遛狗、洗脚,这本身就说明了你对“阅读”的价值界定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机构会把“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”作为阅读推广口号的原因。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阅读,其意义是把阅读从“工具意义”深化到“价值意义”。这样,读者就不会因一时之需去读书,也不会因一时不需而放下书本。
    回到对“W”那个问题的分析。读书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写书。写书也不见得一定需要读书———“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”,这是一种书写,但它并不来源于阅读的经验,而是直接来源于生命经验。如前所述,读书的意义不依赖于它的目的,你自由选择了读书,读书于你而言就是有意义的。就此而言,你所读进去的每一个字都有着独特的意义光辉。
    再来看“Z”的回答。她的回答从“工具意义”上来看是令人鼓舞的,并且充满道德力量。我深表赞同,需要略作修正的是:读书首先是因为我们喜欢读,我们自由地选择了读书。这是最根本的意义。其次,读书可以让我们参与到人类共同的情感和经历之中,让我们有可能成为雅斯贝尔斯所说的“普世公民”———我们可以超越种族、民族去感受他人的不幸,他人的不幸也构成了我们的痛苦。读书,让我们知道了恶的存在,也加深了我们对恶的理解,但因此就可以使我们不再作恶?对此,我还有疑虑。至于做思想的传播者,这不是阅读的意义范畴,这是另一个意义范畴。自然,这不是所谓阅读的高级形式。
    3.阅读无因由
    梁文道在演讲中经常说阅读是无用的。这是他的经验之谈,但多少有点知识分子的装腔作势。阅读当然有用(否则就没有人请梁文道讲阅读),只不过它在认为它有用的人那里有用,在认为它无用的人那里无用。况且,我们不该老抓着阅读问它有用还是无用,这很无聊。正如17世纪的德国神秘主义者安杰勒斯·西莱修斯所写的:“ Die  Ros'ist  ohn'  warum, sie  biluhet  weil  sie  blubet”(玫瑰无因由/花开即花开)。

关闭
版权所有(2013-2015):南京江宁图书馆  网站备案序号: 苏ICP备11081079号